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

AD

ad970250
人人都有的萬聖節妖怪DNA
Oct. 31 2013

人人都有的萬聖節妖怪DNA

開羅博物館(Cairo Museum)的拉美西斯二世(Ramses II)木乃伊。攝影:O. Louis Mazzatenta/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撰文: Miguel Vilar 有些人在萬聖節時喜歡變裝到讓人完全認不出來的地步:完美的假髮、無可挑剔的妝容、刻意變聲的嗓音,和幾可亂真的服裝。但就算是這些半專業的變裝人,還是少了一味;儘管有這些外在的裝扮,他們仍然無法真的變成所扮演的角色,因為他們沒有妖怪的本質、沒有妖怪的魔力、沒有妖怪的DNA。 那……這些人甚至是我們,真的有可能帶有妖怪的DNA嗎? 今年的萬聖節,「基因地理計畫」(...

2013萬聖夜:最潮的裝扮、歷史、迷思與其他
Oct. 30 2013

2013萬聖夜:最潮的裝扮、歷史、迷思與其他

認識美國人最喜愛的節日之一。 1910年左右,一群假扮的女巫排排站,拍下這張萬聖夜人像照片。圖片提供:Transcendental Graphics, Getty Images 撰文:Brian Handwerk, National Geographic   2013年的萬聖夜在美國應該不會像去年那樣嚇人,當時可怕的珊迪颶風橫掃了美國東北部的部分地區。   儘管有風暴威脅,2012年的參與度和消費仍然創下紀錄。即使2013年有些微下滑,也還是顯示出萬聖夜在美國人行事曆上的重要性在穩定成長。   「我覺得很有趣,即便經濟惡化,萬聖夜在過去十年對消...

挪威海岸
Oct. 29 2013

挪威海岸

撰文:維林·克林肯柏格(Verlyn Klinkenborg) 攝影:奧莎莉雅·哈柏格與埃蘭德·哈柏格(Orsolya Haarberg and Erlend Haarberg)   鳥鳴聲如利爪般劃破夏日明亮的天空。海雀、鰹鳥、海鷗、海鳩繞著從海面升起的絕壁島嶼盤旋騷動。世界上沒有比我們的出發地更靠近北方的啟航地點了,那是挪威海岸最北端的岬角,遠在北極圈以北。船隻在滿是岩石的航道間猛烈起伏,而我則再次體認到一個古老的真理:海鳥善於飛行與翱翔、游泳與潛水,此外幾乎一無所長。牠們會在海面上助跑,卻彷彿怎麼也飛不起來似的,降落時則像沉重的雨珠般跌落在浪花破碎形成的泡...

最後一次追風
Oct. 29 2013

最後一次追風

撰文:羅伯特.德雷珀(Robert Draper)   時間是2013年5月31日,晚上6點剛過。55歲的追風人坐在白色雪佛蘭科伯特轎車裡的副駕駛座上,瞠目結舌地盯著駕駛拿到他面前的攝影機。然後他從車窗回望俄克拉荷馬州里諾市的郊區;小麥田泛著詭譎的光芒,在狂風之中顫慄。離車子不到3.5公里遠的地方,有一對漏斗雲從一片巨大的烏雲中盤旋而下。錄影帶中,男子的聲音雖然聽不出驚恐,然而,以他身為一位科學家而言,也不算冷靜客觀。   「噢,我的老天,這個龍捲風肯定威力無比,」他說。   男子皺了皺眉頭,搓著下巴,用力的模樣幾乎有點滑稽。他的名字是提姆....

森林裡的巨人
Oct. 29 2013

森林裡的巨人

一位科學家和他的團隊一起爬上樹,透過鉅細靡遺的測量,認識了巨杉令人驚奇的全新真相。   撰文:大衛‧逵曼(David Quammen) 攝影:麥可‧尼可斯(Michael Nichols)   位於內華達山南部、海拔約2100 公尺的紅杉國家公園中,一個登山步道會合處上方的緩坡上,矗立著一棵非常巨大的樹。樹幹是赭紅色,因為一層層帶著皺摺的樹皮包裹而顯得粗壯,底部直徑達8 公尺,面積大概相當於你家的餐廳。想要一瞥它的最高處,或仰頭看看樹冠的形狀,大概會讓人脖子發痠。也就是說,這棵樹極其巨大,讓你無法一眼看盡。它有個名字,叫作「總統」,是對它讚嘆不已的人類...

戰爭撕裂的奈及利亞
Oct. 29 2013

戰爭撕裂的奈及利亞

一場血腥的叛亂,讓這個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分崩離析。   撰文:詹姆士‧佛伊尼(James Verini) 攝影:艾德‧卡什(Ed Kashi)   在卡諾巴士總站工作的這名收票員,背對著爆炸發生的地點。還沒聽見爆炸聲,他就被炸倒在地,頭部被火焰掃過。他臉部朝下,一陣暈眩,耳鳴不已,鮮血從他腿上一個被炸彈碎片擊中的傷口汩汩流出;儘管如此,他依然直覺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:那輛車子裡有一枚炸彈。   這輛福斯汽車的駕駛先前就行跡詭異。車子停進車站的泥土地停車場後,他和坐在副駕駛座的男子曾被降價搶客人的車票推銷員找上;當時他告訴對方:「我們不知道要去什...

冰島:冰鑽石
Oct. 28 2013

冰島:冰鑽石

--> 攝影:詹姆斯・貝拉格(James Balog)   冰島一處寒冷的海岸邊,一塊360公斤重的冰在月光下閃閃發亮,但注定要步上融化的命運。這塊冰被沖到一座後退的冰川所形成的潟湖裡。貝拉格將這樣的冰塊稱為冰鑽石,在消失的冰川中看見了美麗與哀愁。 瀏覽2013年10月號篇章〈全面融化〉裡的更多照片。   觀賞攝影師詹姆斯・貝拉格的訪談影片»

AUG. 2022

巨石陣

揭開一個瘋狂建造紀念碑的時代

巨石陣

AD

熱門精選

AD

AD

Subscribe
立即訂閱
keyboard_arrow_up

AD

ad9702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