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

AD

ad970250
【2019年4月號】一座城市的崛起
Apr. 18 2019

【2019年4月號】一座城市的崛起

烏干達正在進行一項偉大的實驗。堅固的泥土屋和小塊農地上空,是水塔和行動通信基地臺形成的工業天際線。磚造的學校和保健中心的牆面上鋪有混凝土,而且裝有玻璃窗。水龍頭裡流的是淡水,小型太陽能板為路燈供電,由太陽能供電的還有理髮店裡放送震耳音樂的收音機、社區禮堂裡播放足球比賽的電視,以及商店裡在充電站等待充電的手機。 在世界各地的難民營,難民都擠在帳篷、臨時避難所或鐵皮屋中。他們受法律限制,不能到營地外工作和活動。即使是規畫完善的難民營,例如約旦沙漠的阿茲拉克,沒有工作或歸屬感的空虛生活也驅使難民返回敘利亞。 烏干達的相關政策在世界上極為先進,讓逃離南蘇丹內戰的人可以自由地生活、耕...

【2019年4月號】活在城市的陰影處(捕鼠篇)
Apr. 17 2019

【2019年4月號】活在城市的陰影處(捕鼠篇)

紐約市的老鼠以學名為Rattus norvegicus的溝鼠為大宗,這種老鼠又稱為褐鼠。牠們是穴棲動物,整個身體以顱骨最寬,因此可以鑽進任何比顱骨還寬的空間裡(包括通向馬桶的水管)。 溝鼠為家族群居動物。牠們每胎可以生下2到14隻幼鼠,而且將巢穴維持得相對乾淨,會在不大的領地裡巡邏。幼鼠最早可在十週齡時到達性成熟,此時牠們就會搬出巢穴,尋找配偶。 柯里根和我踏上了獵鼠之旅。他在一座法院大樓旁的花圃裡小心翼翼地走著,感覺著靴子底下的泥土。他察覺出有塊地方有中空的空間,於是在上面用力跳了幾下。過沒多久,一隻老鼠從附近的洞裡鑽了出來,趕緊逃走。我覺得有點過意不去。然而,大部分紐約...

【2019年4月號】漫步東京-淺草篇
Apr. 11 2019

【2019年4月號】漫步東京-淺草篇

幾個星期後,我在東京另一側的淺草區和隈研吾碰面,他是設計了新國立競技場的建築師。隈研吾是日本頂尖的人才,比森下將憲整整大了一輩,但兩人都有改造東京的根本欲望。 我們坐在淺草文化觀光中心三樓的一個小房間裡。這座建築和隈研吾設計的絕大多數建築一樣,超級現代化、但又包裹在自然材質的外表下――這棟建築用的是木材――這樣的結合為的是帶來溫暖與親近感,同時向日本傳統工藝致敬。 那一天又悶又熱,我想討論在東京行走時穿越的稠密擁擠。有些人認為隈研吾反對都市化、不認同城市的龐大與冷硬,但他很快就否認了這個標籤。 「大家說我批判城市,」他搖著頭說:「我是想要改造城市。我想打散空間,讓...

新研究指出,北極熊飲食有70%來自......海冰?!
Apr. 11 2019

新研究指出,北極熊飲食有70%來自......海冰?!

新研究探討了這種肉食動物食物鏈裡的重要一環。

【2019年4月號】無家可歸的受薪階級
Apr. 09 2019

【2019年4月號】無家可歸的受薪階級

德里克.亞歷山大和女友蘿拉.齊塔姆,以及他們的三個女兒已經在這座停車場住了兩年。這座停車場屬於「安全停車計畫」,此計畫由慈善機構和非營利組織在南加州共同執行,每晚將35座安全無虞的停車場騰出來,給一千五百多位以車為家的人士過夜。 亞歷山大是一所戒毒治療及心理健康機構的經理,他才剛結束40分鐘的下班通勤路程到這裡來。他個性平和、語調輕柔。以一位年過30且擁有家室、但卻處於這種處境的男人來說,他出奇地好相處而讓人愉快。亞歷山大放平了2002年福斯Passat的灰色皮椅,準備就寢。三名分別為四歲、六歲和14歲的女兒會與母親一同睡在附近的廂型車中。 睡在這座停車場的人很多都有全職工...

【2019年4月號】活在城市的陰影處
Apr. 03 2019

【2019年4月號】活在城市的陰影處

老鼠是人類陰暗的另一面。我們生活在城市地面上,牠們通常在下方生活。我們大多在白天工作,牠們大多在晚上活動。然而,只要有人類生活的地方,幾乎都有老鼠的蹤跡。 我在西雅圖長大,那裡的老鼠很擅長爬汙水管,而且是在管子裡面爬。在我家鄉的某處,此刻正有一隻體型狹長、全身溼漉漉的溝鼠,從馬桶水面伸出牠抽動著的粉紅色鼻子。西雅圖還有另一種老鼠叫作玄鼠,牠們會在樹上築巢,沿著電話線活動。在中世紀期間,玄鼠可能是造成瘟疫擴散的原因。 從西雅圖到布宜諾斯艾利斯,都會地區的鼠口都在增加。有一位專家指出,都市鼠口在過去十年可能增加了15%至20%。老鼠給人骯髒和鬼鬼祟祟的印象,牠們被視為城市衰敗的跡象...

【2019年4月號】漫漫通勤路
Apr. 03 2019

【2019年4月號】漫漫通勤路

安迪.羅斯一週四天從加州奧本的家開車、搭火車和巴士,通勤200公里到舊金山的銀行上班,來回八小時。 羅斯通常早上6點就出發,10點前會坐到辦公桌前,但在較早的時候就已經在筆電上開始一天的工作;下午4點離開公司,大約晚上8點回到家。 羅斯八年前離開科技業到銀行就職後,就成了「超級通勤者」。他和其他近10萬5000名上班族一樣,每天需要花至少90分鐘才能夠抵達在舊金山灣區的公司。羅斯和太太選擇不搬到舊金山,而是繼續住在奧本的四房住宅中,畢竟舊金山房價的中位數高達140萬美元,是奧本的三倍以上。   本文未完,了解更多內容請參閱:《國家地理》雜誌中文版2019年4月...

AUG. 2020

終結瘟疫

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?

終結瘟疫

AD

熱門精選

AD

AD

Subscribe
立即訂閱
keyboard_arrow_up

AD

ad970250